清洝er

饿成矢量缠绕
搬完家到现在还没咋滴吃饭依靠一块蛋糕撑了一下午
我要吃鬼狐









滴尾巴

*凹凸世界
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选大冒险在对他在通讯器里嗦
“歪,我日你娘诶。”
*大把ooc注意
*内含嘉格雷安鬼

—嘉德罗斯ver.
话刚出口你就知道自己已经命不久矣了,我求求您嘉德罗斯大爷放过小女子一马吧。
“哈?渣渣你这是在忤逆我吗?”
暴躁与愤怒的王可把你吓坏了。
“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在。。”
“嘁,渣渣果然还是渣渣,看来平时太过宠你了都忘记自己原本的身份了,是时候需要调教了。”
——结果,嘉·本王才九岁·可是九岁也比你高啊·不喑世事·德罗斯掐着你的脸蛋儿嚷嚷着非要和你打架。
——你大失所望(并不)

—嗝瑞ver.
一阵缄默。
半晌,电话那头传来一声低沉的“乖。”
然后他挂了电话。
不会,不会真的惹他生气了吧。
你担忧着推辞掉接下来的游戏赶紧跑了回去。
当房门打开的那一刻,你们彼此都异口同声的一句,抱歉。
你躺在他的怀里一夜无话
他揽着你彻夜未眠
——抱歉,我知道这是玩笑话,可我。
——总会忍不住想起那些陈年往事。

—雷狮ver.
“嗯。”
哈?假的蕾丝吧这是,毫无波动一个嗯就完事儿啦?
“雷狮....?”
“诶媳妇儿我在,你早点回来啊,别玩太晚。”
当你推开房门走进房间就被他一把扛起丢在床上欺身压上。
——嘿哟媳妇儿你长本事了要不让我看看你这些个本♂事儿有没有什么长进

—安迷修ver.
“小公主可不能学坏哦。”
骑士先生低压温和的声线透露着一点危险。
污言秽语在骑士道中可是绝对杜绝的啊。
你面红耳赤,任着他的唇在你的唇瓣上厮磨踌躇了许久。
——下次还会不会说这种话啦?

—鬼狐天冲ver.
“噗。”
鬼狐在一边边看着枯燥文件边听着你的话笑了。
“要乖,不能随便这么说。”
尤其是对我。
属于狐狸的狭长瞳仁里闪过几道诡异的光(划掉)危险。
当晚你躺在他毛茸茸大尾巴上听着他说教。
“这样的话于鬼天盟当家夫人的形象是十分不相称的。”
“嗯,嗯嗯。”
他见你心不在焉,扣住了你随便作乱摸他尾巴的双手举过头顶,一边凑近你的耳畔低语
“不听话的孩子会有惩罚哦”
——之后你们干了个爽

感谢收看到这里的你

我今儿个搬家,所以你们要不多给我些心心顺便动动小蓝手在顺便评论一下安慰安慰我酸痛滴身躯呗x
就要虐把格瑞,就要让蕾丝和小狐狸带好r18气场
所以我抱走螺丝
希望妹儿们喜欢♡

凹凸世界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第一位啊?
我好特么喜欢这套表情包hiahiahia
*大把ooc注意
*内含嘉格雷安鬼

你在远处看着他和别人亲密交谈的背影嘀嘀打开了通讯器带着哭腔逗他玩说着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第一位啊”

—嘉德罗斯ver.
他跟格瑞刚刚打完架,正在往回走。
“怎么会,本王当然将你放在第一位!哎别,别哭啊。”
他手足无措💦💦挥着大罗神通棍干着急想着对策。
“老大,这种时候就应该给大嫂真挚的抱抱和亲亲并且壁咚了她嗦你才是我的唯一,你说对不对啊祖玛!”
不对,不对啊喂!
——然后你扶额看着自家小九岁按着雷德说的做了一遍。
——雷德我们得打一架,你都教些他个什么哦

—格瑞
格瑞被你这么一问怔愣了一下,然后丢下怀里的金,冷静想了想开了口
“抱歉,金也是我的伙伴,我也不希望他受伤。”
“但是你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你固然是我心中的第一位。”
一阵无言
“那你赶紧回来啦!我给你热牛奶去。”
你的男朋友冷冷冰冰的,但其实对你很温柔,没有花言巧语,只是最单纯的关心。
——今天也愉愉快快的窝在嗝瑞dalao怀里喝牛奶w。

—雷狮ver.
“哦——我有没有把你放在第一位啊——”
他故意拖长尾音懒懒散散,扛着雷神之锤带着海盗团像极了黑恶势力走到你们的据点门口。
雷大傻你别想玩我!
你严肃地盯着通讯器。
“说起来倒是媳妇你是不是吃醋了哦!”
“屁咧!”
像是被戳穿了小心思你红了脸颊
他遣散卡米尔一干突地踹开你的房门,还没等你反应过来把你拉近怀里故意蹭乱你的头发。
“雷!!!雷大傻!”
“哎媳妇儿我在呢。”他轻轻靠近你的耳边,轻笑着,吞吐着气息,“你就记着你是被海盗的女人,我雷狮看重的珍宝就可以了。”
——说起来媳妇雷大傻是个什么你是不是又欠调♂教了啊。

—安迷修ver.
“哎小公主,我一直都把你放在第一位哦!”
“刚才这位小姐有危险,迫于骑士道的责任我去拯救了她。”
“我对小公主的爱可永远不会变心哦,还请小公主不要多心。”
他声音低哑,温柔,你像是着了迷,想要继续当个公主让他爱下去。
——我是你没有马的骑士,你是我最可爱的小公主♪

—鬼狐天冲ver.
你并没有打通,听鬼天盟的其他人说他正在开会,关于下一次行动的任务部署。
鬼狐天冲你嫁给你的跪舔萌算了!
你生气的蹦哒上床蒙上被子开始呼呼呼大睡
无眠。
过了好一会儿房门悄悄打开又关上,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一阵凉意。
鬼狐悄悄爬上你的床铺,把你揽在怀里,你却死活不睁眼,佯装睡得深。
“抱歉。”
没有过多的言语装饰,只有单单的一句抱歉。
他的手掌轻拂上你的双眼。
安心。
你不动声色地向他靠了靠。
——我知道我做得不够,我一直为了这个组织努力,疏忽了你。
——至少让我在闲暇之间多陪陪你,看看你,好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歪我到底在干什么啦。
咋整,鬼狐这边我写着就,就虐起来了呜呜呜我想要给劳模大大撒糖的呀呜呜呜
希望大家喜欢w

*凹凸世界
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你不来接我就不理你!
内含嘉格雷安鬼
大把ooc
试图混进建筑队

你望着大雨面无表情,毫无波动,在这个时候你想起了被男朋友支配(划掉)你还有男朋友!
你当即打开通讯器想了想压出一种稚嫩可爱的声音来
“歪,别的小朋友都回家啦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

—嘉德罗斯ver.
通讯器那边的他鼓起包子脸,采用一贯的口气语调:“都说了让你带好雨伞了!渣渣。”
顺便踢了脚旁边的裁判球。
“哎大爷你消消气我错了还不行吗”
他好可爱诶。
然后没过几分钟他就带着两把伞过来了
你毫不顾忌地掐了把他的脸蛋
然后收获到了泛红滴耳朵一枚♪
——渣/////渣渣!

格瑞ver.
他在通讯器一边无声的笑了
“我大约五分钟内赶到。”
他赶路赶得很急,几乎是最及时到达你的身边,打开伞,有这样的男朋友还真是让人安心啊
当你坐在房间里喝着热牛奶的时候他张开干毛巾,帮你擦干湿漉漉的头发。
—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雷狮ver.
通讯器那边随即就是你这可爱丫头真是让人不省心。
末了来接你的时候还一个劲儿弹你脑壳儿,看着你吃痛的样子趁机在你额上亲上一口。
走了走了,跟老子回去。
怎么说呢,他牵着你的手掌心十分温暖诶。
—哟大嫂回来了!一起撸串吗

安迷修ver.
小公主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啊,所以不能让小公主受到一点伤害。
安迷修为你披上外套,打上了伞,拂去你脸颊上的水珠。
就是没有马
不过这样也不赖啊。
你开心的踮起脚尖用鼻尖碰碰自家骑士的鼻尖
—一定会好好地做你的骑士去守护你,我的小公主哦。

鬼狐天冲ver.
他又在率领鬼天盟诸位执行任务。
当你的对话窗口勉强挤入他的通讯器时,他也只是草草地吩咐莱娜小姐让她带你回去。
你有些不太高兴。
回去后在自己卧室里一个劲滚来滚去,宣泄不满
所以房门打开时鬼狐天冲看到的是你在那儿打滚闹小情绪。
他轻轻把你身子扶正起来,好看的眼睛正视着你。
“关于没有亲自去接你我很抱歉,但鬼天盟的诸位对这次行动十分重视,我需要顾全大局。”
他亲亲你的额头又侧过头来靠近你的耳朵,低声耳语
“那时你果然非常可爱。”
—鬼狐天冲你别以为我吃你这套我不把你耳朵尾巴不揉个遍我就不叫xx!

呜呜呜呜呜呜呜第一次写凹凸总感觉掌握不了对不起各位妹儿了
然后率先抱走螺丝

沉迷蛋妮儿美颜无法自拔w
我画渣demo他真好看w

『王者荣耀』男神x你
米娜桑的考试应援!

ooc预警

—李白
今儿个又找隔壁韩信喝酒了去,也不全然顾好你,又去找男人(划掉)快活,虽然理应习以为常,但是你总还是有那么一点,小生气。
“傻白又去喝酒!”
你吸溜吸溜着碗里加着香肠荷包蛋的自制阳春面,一边翻翻书本,飞快地记着所有考点。
李白提着两大包东西推开门看见是这么个样子,自家夫人枕着几本书睡着了,连自己回来的都没发现。
他悄悄抽走一本摊开的题册,手里拿着你最喜欢的零食悄悄放在桌上,靠在一边翻看起来,时不时拿着笔圈圈画画。
当你茫然醒来时不禁责怪着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地睡着了,一入眼的除了零食,还有题册上的一张便签
墨水肆意起落,写下俊秀的笔迹
丹墀对策三千字,金榜题名五色春。

—韩信
韩信到学校来接你了,一伸手就是把你的大书包往自己肩上甩,说是这么重压痛了可就不好。
你低着头看着笔记本,嘴中念念有词。
“夫人呐,莫要看了,对眼睛不好。”
他伸手轻而易举抽走你的笔记,你立刻伸手去够去够。
然这在他眼里就像只炸毛的猫。
而你就差爬到他身上去了。
“重言赶紧的,还给我!”
韩信想了想,趁你还在一边扑腾扑腾的样子,干脆拦腰抱起,扛肩上,一手按住你瞎动的腿,顺势在屁股上拍了两下。
“咿呀!韩重言放我下来!”
“我知道,你害怕,这么努力总归考得好,考不好嘛——我养。”
——其实是你肚子被书包磕痛了。

—刘邦
“夫人,夫人。”
他在你耳畔轻声细语推推你贴着教科书的脑袋。
“阿季你干嘛啦——我明天要考试啦。”
他无奈的勾起唇角,轻轻扶正你的脑袋,扳到他面前,蹲下身子,与你视线齐平,动作一气呵成。
“睡觉。”
不可置否的陈述句。
“我不。”
你鼓着脸蛋看着他,佯装学习受打扰生了气。
“哟呵,孤叫你睡觉你还不睡,夫人胆子果然大起来了。”
你刚想着吐槽吐槽他前后画风不同,方才君主的善良温柔就是假的!也就是这几念之差的功夫,天旋地转,你被压在柔软的床铺上。
“睡觉,不然可有你好受。”
你像是认命般闭上眼睛,下一秒他躺在你身边,轻轻抱着你,你像是感受到他身边好闻安心的气息,见见瞌上双眼。
——孤的刘夫人怎么会考不好,考不好也是孤罩着宠着。

b明儿个中考
对着天大喊了声刘邦的女人怎么会认输的时候我妈一脸懵逼。
洗白白碎觉觉明天上刑场
祝大家考好,暑假玩好睡好吃好。
要是清洝不幸扑街请用刘邦大法为我续一秒w
妹儿们晚安,啾咪

长期点文福利✔

限农药,别的我怕我哦哦洗太严重。

可清水可肉可随意paro

这儿要中考所以大概是下下个星期会开始写写,这几天也会陆续肝一点

妹儿们爱你们♡

踩踩儿童节末班车系列。
『王者荣耀』男方幼体化

人设属于天美哦哦洗属于我。

—李白
他一人坐在那边山丘桃树下,拿着青莲扒拉着什么,一点一点挖去周围的泥土,脸上沾染尘土变得脏脏。
像是用上了吃奶的劲道将一起佳酿搬上来,蓝色眸子弯成好看的月牙。
你看着他这般小还想着饮酒没多想就欲将那酒坛夺了去。
“诶!小姐姐别啊别。”
“小姐姐和太白一起喝上一遭好不好嘛——”

—韩信
你修长洁白的手指拂过红色长发,任着他在你怀里睡着正香,一时没了平时的好动倒是可爱安分了不少。
他在你怀里轻轻翻了个身,一边嘟嘟粉嫩的唇儿做着好梦。
兴许时间长了,你悄悄也环着他撑着头睡着了,小小的韩信揉揉惺忪睡眼,抬头望着还在熟睡的你。
沉思片刻微微直起身子悄悄亲亲你的脸蛋。

—刘邦
他站在黄铜镜前鼓着脸颊摆弄着散乱紫发。
你推开门的时候大概就是看到他拿着银冠发带像个糯米团子扒拉在你腰上。
“阿季不会束发,帮我!”
几乎是命令般的语气,你好不容易将他安安定定地安在镜前,一点一点仔细地帮他束发。
他就托腮看着镜中认真的你。
末了你将木梳放在一边桌上,松了口气似的戳了戳他的脸颊,没想着这小混蛋一个趁机站起来对着自己脸颊就是一口啵
“帮阿季束了发,就是阿季的人啦!”

瞎几把乱写

在墙上摸的w
补课班那边的墙就是我的天下x